旋塞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旋塞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泉州电动三轮车载客乱象逆行闯红灯安全隐患多

发布时间:2020-11-23 04:08:17 阅读: 来源:旋塞阀厂家

闽南网9月9日讯 泉州市区万达广场近来出现大量电动三轮车,占道趴窝载客,不仅影响市容,而且安全隐患多(详见《泉州万达周边交通乱象:无牌电动三轮车趴窝占道载客》)。

万达广场门口,电动三轮车停路边候客

事实上,这种用于载客的改装电动三轮车,这几个月逐渐扎堆在各个车站、商场等人流量大的地方,有载客从业者估算,泉州市区可能有100多辆。

生意好时,一个月能赚4000多元,还有各种广告收入,又没有油费、保险费等支出,更缺乏有效的管理措施,这个行业正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

越来越多的车,也带来越来越多的交通乱象。两天来,海都记者也多次乘坐,亲身感受了电动三轮车占道、闯红灯、逆行等行为所带来的惊心。

观察: 电动三轮闯红灯 差点与小车相撞

无牌三轮车带来的交通违规现象,确实让人心惊。一位交警说,如果这些司机有驾驶证,可能一天就能扣完12分。

前日下午2时许,泉州市区客运中心站南门入口处,两侧停着10辆电动三轮车,差不多占据一个公交车道,有些司机看见乘客从站里出来,就追上去询问是否坐车,很多进出的公交车,不得不鸣笛提醒。20分钟后,一名协警过来,还在招客的司机,赶紧把车移到虹景商城一侧,一时间,进站的行人被堵住,只能从车之间的狭缝中通行。“如果不移走车子,那些交警就会把车钥匙拔走,一直到晚上才让你去取车。”一名女司机说。

昨日下午3点,泉秀街与刺桐路交叉口的红绿灯处,8分钟内,3辆电动三轮车闯红灯通过,并直接开上机动车道,其中一辆往客运中心站的车子,差点与右拐刺桐路的小车相撞,场面相当危险。

体验: 挤在车流中 加装支架“咣当”响

前日下午,记者叫了一辆电动三轮车,从客运中心站到大洋百货。这辆车右侧的后视镜已经断掉,刚坐上,安徽籍司机李女士一个油门加上,差点撞上一辆直行的电动车。到下一个路口,车就直接开上机动车道,时速将近40公里,一直到田安路口时,才又拐上非机动车道。这辆车的遮雨棚支架是电焊上去的,一路下来,支架不时摇晃,发出“咣当”声响。

昨日下午,记者又搭乘安徽人胡女士的电动三轮车,从客运中心站到万达广场。这次体验有点惊险,又是横穿马路,又是闯红灯,到宝洲街时,车子还开上机动车道,在滚滚车流中慢慢往前挤,坐在车上的记者,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在万达广场门口观察发现,如果客人目的地在温陵路方向,这些车都没有选择到前方掉头,而是直接逆行而上。而这样的情况,只是各种违法违章的冰山一角。“我没牌也没证,违章也不怕被抓,抓了顶多就是罚点钱”,这些司机交通安全意识的薄弱,可见一斑。

因为安全意识的薄弱,目前电动三轮车也确实发生一些事故。去年12月1日晚,鲤城池峰路靠近南环路路段,一名70多岁的阿伯骑电动三轮车在机动车道逆行,与一辆小车相撞,阿伯受重伤,但因为逆行负主要责任。9月6日,丰泽也发生一起电动三轮车涉事的交通事故,目前还在处理中。

群体:老乡带老乡 多在今年初改行载客

如果经常经过客运中心站、万达广场,你会发现,载客电动三轮车突然间就多了起来,且愈演愈烈。

开电动三轮车载客,也似乎一下子成了新兴行业。在记者走访的10多名载客者中,年龄大多在40岁至50岁之间,有男有女,但没有一人有机动车驾驶证,很多甚至都没有任何驾驶经验,只听人说载客好赚钱又自由,就加入其中,未经任何培训,就直接上路拉客。

“我们以前是收废品的。”司机胡女士说起他们的转行过程,在客运中心站载客的三轮车司机,大部分都是安徽老乡,以前多数从事收废品生意,大概从去年开始,废品生意不好做,就把收废品的三轮车换成载客的,以老乡带老乡的形式,纷纷改行。

胡女士说,生意好的时候,他们载客一个月也有4000多块钱的收入,车身还可以给商家打广告,每个月30至60元,今年年初开始,泉州市区的载客电动三轮车就多了70多辆,而且还有增多的趋势,“就我知道的,现在市区有100多辆”。一到晚上,客运中心站、新车站人就少了,他们会转移“阵地”,到万达广场、文化宫等市民休闲、娱乐多的地方候客,一般做到晚上10点左右。

“我本来是名保安,一个月就2000多块钱,怎么养家糊口,所以就买辆电动三轮车载客。”一名永春籍司机说,比起经常黑白颠倒的保安,开车载客收入虽不稳定,但只高不低,而且比较自由,想开就开,不想做就回家休息。

的哥:被三轮车撞上 也只能自己找保险

在坪山路卖电动三轮车的肖先生说,他从去年开始卖三轮车,起初用于载货的客人居多,今年年初开始,载客的需求大量增加,现在每个月能卖出10多辆载客车。他们还可以帮忙改装车子,如增加遮雨棚支架、座位数等,一般只要200来块,很快就可以搞定。

载客电动三轮车在街上不时乱窜,作为“竞争对手”,的哥们也颇有怨言。在泉州开的士多年的王师傅说,他曾碰上电动三轮车抢客现象,这些车往往以不用等红绿灯、可以在大街小巷自由穿行等理由招徕客人。他们开出租车的,也要躲着电动三轮车,因为这些车没有保险,就算是三轮车撞上出租车,往往也是三轮车受损较大,要由出租车叫保险来理赔。(海都见习记者 吴智明 海都记者 李斐斐 陈邵珣 谢明飞 文/图)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海都调查 电动三轮车载客乱象

“四不像”咋监管 问了一圈回到原点

交通等部门都说归交警管,但交警找不到明确条例,无法打痛违规载客者

满街乱窜的载客电动三轮车,究竟属于什么车辆?说它是非机动车,它的功率、重量又明显超标,说它是机动车,它又没被列入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机动车目录,无法上牌管理,这样的“四不像”,成了泉州市区的一大怪现象,更成了多个职能部门的监管难题。

连日来,海都记者走访交警、工商等多个部门,打击电动三轮车违规载客,暂时还没有一个明确的主管部门,目前主要靠交警部门的日常执法,然而,由于电动三轮车的属性问题不明,对于载客从业者的处罚,很难打到痛处,也正因为如此,电动三轮车载客现象越来越严重。

【图解载客电动三轮车】

改装

原车+焊接坐椅 加装雨棚

多名载客司机称,他们的车与平常送快递、运蔬菜的车是一样的,但在购买时,只要对商家表明是载客用的,商家就会帮忙焊接坐椅、加装雨棚。这一说法,海都记者也从几处商家得到验证,并向商家要来几种型号的电动三轮车说明书。其中一份说明书明确备注,“本车辆使用功能只限于公路小型的货物运输,勿作客运使用。”

商家称,客人有需求,又不会自己改,他们不帮忙改,客人就不买,因此,他们逐渐就承接了这样的一条龙服务。

参数

最大载重≤100公斤

只用于载货

原车:最大载重应不大于100公斤,空载最大时速不超过20公里每小时

制动距离在4米以内

(来自一款电动三轮车说明书备注的参数)

载重5人>250公斤

(严重超载)

改装车:目测车速基本都超过30公里每小时,有的甚至可跑到40至50公里每小时

制动距离绝对超过4米

10多年警龄的交警分析:改装车的最大问题是,最大载重100公斤,相当于两名成年男性乘客搭乘时,就已经超过指标,更何况,随意改装变更车辆的结构等,本身就会影响和降低车辆的各项性能参数,产生严重的安全隐患,容易发生交通事故

焦点:一旦发生伤亡事故 想追责很难

这样改装后的车辆,一旦发生伤亡事故,泉州市交警支队民警称,后果不堪设想,而焦点问题,在于追责。

首先,电动三轮车没牌没证,发生事故,没有伤亡还好说,如果有伤亡,载客者因担心赔偿问题,很可能直接弃车逃跑,“车外观都一样,没有牌,一旦弃车跑了,倘若事发地的监控设备不完善,想要抓到载客者简直如大海捞针”。

其次,发生伤亡事故后,哪怕载客者没有跑,往往也没有多少理赔能力,而这类车辆是没有任何保险的。厂家的说明书上,注意事项中又写明“禁止擅自拆开和改装本公司产品,本公司不负担由此而造成的一切损失”,因此,发生事故,元论乘客还是载客者本身,都可能得不到任何保障。

监管: 问了5个部门 陷入难以突破的局面

电动三轮车无牌无证上路拉客,是否涉嫌非法营运,又该由谁来监管

泉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车辆上路营运不需要办理工商营业执照和许可证,因此,车辆非法营运不归工商部门管理。

泉州市工商局12315指挥中心陈主任认为,车辆非法营运应由交通委、交警部门来管理,工商只负责查处车辆质量是否过关、是否有正规来源。

泉州市质量监督局:

泉州并没有生产电动三轮车的厂家,因此无法进行质量检验。针对电动自行车,福建省有份生产许可证发证目录,但电动三轮车并不在目录内,因此电动三轮车不能与电动自行车混为一谈。目前,电动三轮车的生产,尚未有国家标准,福建省也没有设立地方标准。

交通委及行政执法局:

查处电动三轮车非法营运,不在我们的职责范围内,是交警的职责。

丰泽执法局工作人员张先生说,我们主要是针对流动摊点、占道经营等现象进行查处,非法营运的话,最多就是部门联合执法时,我们过去配合行动。

泉州市交警支队:

目前,中心市区对电动三轮车实行禁行。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未经公安机关登记的车辆不得上路行驶,且上路行驶的车辆应该具有牌照。针对电动三轮车载客的乱象,交警部门一直在日常执法中严厉打击,但因为电动三轮车的属性问题不明,究竟以什么条例去罚,一开始他们也犯难,最后只能参照机动车违停,以及超标电动车未挂牌上路等条例处罚,但最多只能是暂扣车辆,并罚款200元,扣车之后,核对车辆来历凭证后,不存在其他问题的给予放行,扣车的期限,一般也不会超过3天。对于这些载客的人而言,力度明显不够。(海都记者 陈邵珣 李斐斐 谢明飞 海都见习记者 吴智明 文/图)

□快刀短评

找不到法条 请诉诸政策

把一个全国文明城市,活脱脱整出城乡结合部的感觉,也许100来辆无牌电动三轮车就足够了。

这种车,随意改装上路,本身就是一种怪胎。而这个怪胎,管理起来,也回到怪圈:好像五六个部门都能管,却没一个管得动。

事实上,某个交警中队的例行执法,甚至某个部门某一时段的整治,都无法解决当前困境,这些车越聚越多,已然彰显执法的无力感。

九龙治水水难清,并非无解。

现代城市治理要求精细化和专业化,一定程度上造成各职能部门各问其政,但职能部门应该明白,问题总是早于规定出现的。新问题出现时,再执念于其部门职责范围,死抠条款,不仅缘木求鱼,而且暴露出逃避现实的鸵鸟心态,亦有懒政之嫌。

在城市管理中,法律和制度存在滞后的地方,往往正是乱象爆发的地方。当法规无法及时给出具体回应时,就应呼吁,诉诸政策层面。

当此之际,政府应及时研究问题,会同相关部门拿出有效方案,以政策安排来解决现实问题。

当违规者尝到甜头而又执法缺位时,会被理解为默许,或是纵容。愈演愈烈,各种交通安全事故,或者运输市场的纷争,恐怕也将接踵而至。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但毁掉一个城市的形象,就容易多了。(环竹)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9月7日讯 昨天下午4点多,泉州市区西湖公园附近下着蒙蒙细雨,一名女子抱着女童走在马路中,她们身上一丝不挂,让路人十分吃惊。

有人在西湖公园附近看到这对母女,马上报警。民警赶到,在一位环卫工人指引下,才在新华路靠近湖滨路口找到她们。在两名热心阿姨的帮助下,母女俩被送往派出所。

民警拿来布料给母女披上(网络截图)

到了派出所,女子一直不说话。民警担心她们着凉,到附近窗帘店找来布料让她们披上。女子看起来30岁左右,女童有四五岁。到了派出所,母女两人显得很安静。端过民警送来的水,女子很礼貌地说着“谢谢”,但不愿多说话,颇为警戒。民警们拿来两套衣服,也被她拒绝了。最后,民警们想了个办法,找来纸笔,她这才愿意用写字的方式跟民警沟通。

当问到她的姓名和地址时,女子只在纸上写着“赖、李某某、三明”三个词,除此之外,不管怎么问,她都不愿意多说,甚至会发脾气在纸上乱画。后来,她反复在纸上写着“一定要去开元寺”。

女子执意去开元寺,拉着女儿在寺门口跪了很久。民警们不放心,把她带到开元派出所。小女孩一直很乖,没有哭闹,民警们买来面包、面条给她们吃。随后,民警依旧跟女子写字沟通,才了解到她是泉港人,姓赖,现住西湖附近,并联系到她的丈夫。

昨晚8点多,女子的丈夫李先生赶到派出所。“干吗了?”对于妻子的行为,他也不清楚是怎么了。民警问他们是否吵架了,女子沉默着不说话,李先生说他也没有打妻子,中午还很正常,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但当他要带妻子回家时,女子不愿意,最后,还是民警开车,把她送回家去。(海都记者 彭思思)

相关新闻:

女子裸身 雨中抱幼女走大街

从西湖公园一路走到西街,在开元寺外跪拜 原因不明,丈夫已将她接回家

民警找来窗帘,让女市民为女子裹上。

据东南早报报道,昨日下午,有市民看到一女子赤身裸体怀抱一女童冒雨行走在西湖公园大门外。民警接警后一路陪着女子,她一路走到开元寺外跪拜后,在西街被民警劝回派出所。昨日晚上她的丈夫来到所里将母女带回家。

母女一丝不挂 民警跟着劝了一路

昨日下午,天正下着雨,市民陈先生开车经过位于新华北路的西湖公园大门附近时,看到一名女子抱着一名女童走在车道上,往开元寺方向缓慢走去,女子和女童都一丝不挂,陈先生随即报警。

随后北峰派出所民警接警赶到,民警看两人都没穿衣服,赶忙跑去附近的窗帘店要了一匹窗帘布,让附近的女市民帮忙给女子裹上。而听附近的市民说,女童的衣服是女子边走边给她脱掉的。

民警劝说女子跟他们回派出所,但是女子不愿意,民警也不好强拉,只好一路跟在女子后面。

女子随后一路走到开元寺门口,她自称想去开元寺“消魔”,但此时已下午5点半,开元寺已经关门,女子就抱着孩子跪在开元寺门口,之后又把女童放下让她一起跪,过了20多分钟才起来。

之后,女子又抱着女童走到西街的奉圣巷附近,开元派出所民警随后赶到,一阵劝说后将女子带回所里。

母女俩一丝不挂走在街上

女子没有工作 中午吃饭时还正常

昨天晚上7点半,记者在开元派出所见到这对母女。民警说,女童来到所里时已经饿得不行,他们就买了点东西给两个人吃。民警想询问女子的情况,但她一言不发,给她衣服也不穿,就一直裹着窗帘布,抱着女童站在派出所内。女童和女子关系亲昵,还偶尔叫“妈妈”。

经过一番查询,民警联系到女子的丈夫。昨晚8点,她的丈夫赶到派出所,一来就连问女子“干吗”,但女子一直默不作声。

经了解,女子怀中的女童是她的女儿,还不满两周岁。她丈夫说他们居住在市区某小区,女子没有工作,负责在家看孩子,他则一直在外工作。昨天中午吃饭时看女子还一切正常,不知为何突然抱孩子出来,可能近来精神压力过大。

昨晚9点,民警将这一家三口护送回家,并劝说女子丈夫要多关心妻子。(记者 许奕梅 吴嘉晓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台商投资区东园镇庄先生一家这两天乱成了一团,他的妻子和丈母娘3号一起外出后,至今未归。留下6个月大嗷嗷待哺的女儿。

庄先生和妻子陈女士去年四月结婚。怀孕期间,陈女士出过一次车祸,腿部受伤动过手术,至今仍在康复期,平时很少出门。3号上午,陈女士和往常一样早起喂好孩子,还洗了一大家子的衣服后出门了。庄先生说,妻子前一天晚上曾提过要陪住在东园镇杏田村的母亲去缴手机费。

庄先生表示,妻子的手机没有带走,丈母娘手机也关机,两个都联系不上。调查监控也只能看到妻子曾往杏田村的卖票点走去,之后便失去了踪迹。和妻子相约出门的丈母娘至今也未归家!

更令庄先生担心的是,妻子出门时身份证、钱都没带。现在六个月大的女儿因为认人,两天来什么都没吃。庄先生自己加上父亲和岳父,三个大男人看着因为肚子饿日夜嚎哭的孩子都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求助。

庄先生妻子陈偏偏今年24岁,长发,离家时身穿黑色上衣。市民朋友,如果见过陈女士或者有相关线索请赶紧拨打庄先生电话15059509420告知。

闽南网9月6日讯 “平时那么开朗的一个人,谁想得到会这样”,昨天下午5时许,泉州市区丰海路晋江大桥桥下路段,当死者蔡某的遗体被打捞队员找到的时候,站在岸边守候的不少朋友不胜唏嘘。

蔡某的亲属说,蔡某家住泉州丰泽区东海街道,今年34岁,已婚已育。蔡某的朋友张先生告诉记者,他是上午才知道的消息,但是早在昨日凌晨0点21分和1点半左右,蔡某就在微信朋友圈,先后发布了“原谅我的自私,我欠的,我爱的,我对不起的!!!”以及“我还记得你们”的信息,第二条信息上,还配有晋江大桥的图片。

张先生说,当时看到微信,就有朋友赶到晋江大桥,他已经站在大桥的护栏外。朋友赶紧上前劝说,不料蔡某仍从桥上跳了下去。这个朋友当时通知了蔡某家人并报警。

接警后,后渚边防派出所民警和丰泽消防东海中队消防官兵,随即赶到现场,并在附近展开搜救。而后家属也找来打捞队员,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寻找,这才在下游方向找到蔡某的遗体。(海都记者 张凯航 夏鹏程)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性感美女教室上演诱惑写真

有福相的靓女,年轻

腿模Flora 白丝女仆+黑丝制服 美腿写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