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塞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旋塞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目睹日本鬼子的暴行

发布时间:2020-03-20 11:01:24 阅读: 来源:旋塞阀厂家

我的家乡应城市(原为县)地势险要,是武汉的咽喉有高大坚固的城墙,有很深的护城壕沟,城区地势高,而周围地势低,易守难攻,素有“铜孝感,铁应城”之说,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1938年10月31日,日本侵略者的飞机在我们的头上狂轰滥炸,落在我们湾里的子弹壳有一百多颗。陆地上鬼子从安陆进入我县的杨家河,从云梦进入我县的郎君区和长江埠。也占领了我的家乡陈家河。当时我只有6岁。

从此,日本鬼子就在我的家乡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1939年夏天,有两个鬼子窜到我村附近的紫荆树湾,强奸一个在田间锄草的年轻姑娘,人们忍无可忍,冒着生命危险,赶去用铁锹和板锄把一个日本鬼子当场杀死,一个鬼子跑掉。

次日,驻扎在应城县城的日本鬼子倾巢出动,将陈家河街上和周围十多里的乡村民房烧光,上万人无家可归。这次鬼子打死了几个农民。

不久,日本鬼子就驻扎在陈家河的碉堡中,农民不敢上街,怕被鬼子拉去做苦工,修碉堡。小孩子不敢到陈家河附近山坡上和赵家湖放牛。日本鬼子抢占我资源,控制应城生产的食盐和石膏,大批运往日本。产盐的应城县中国军民没有盐吃,应城抗日县大队率领群众夜间到矿上偷盐水,与鬼子交火,我军民皆有伤亡,我湾就被打死一人。我湾陈继孝用马驮运柴、盐和石膏,白天在路途中被鬼子打死。

日本鬼子驻地离我湾只有三华里,天天出来骚扰。白天农民不能从事农业生产劳动,晚上不敢在家中睡觉,人们根本不能安居乐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我8岁那年,由于家中卫生条件恶劣,大腿上长了几个很大的脓包,那时农村缺医少药,我家极端贫困,无钱医治,我完全不能行走。母亲就把我背到大门口坐着,她和哥哥姐姐到田间劳动去了。

就是这一天,鬼子又出来骚扰,我们庙湾村的人忽然看到上谢村和二屋村的人,跑鬼子的“反”,就一起跟着跑起来,真是跑“反”惊魂。我听到了鬼子的枪声,吓得魂不附体,湾里人全跑光了,这时的母亲又不能回村帮助我。我知道鬼子见人就枪杀。虽然我的病情极为严重,不能行走,面临死亡,为了求生,我也忍受极大的疼痛,连瘸带跑。由于跑时用力过猛,把脓包都跑破了,脓血直流,从大腿流到小腿,一直流到脚下,跑到大堰堤上,再也跑不动了,急中生智,我一头钻进放水的闸门中间,躲藏下来。

刚躲下来不久,敌人就进到了湾里,由于隔着一座大堰,我在闸门中间可以看到鬼子,而鬼子却看不见我。鬼子在湾里横冲直撞,挨家挨户抄家,捉鸡、赶牛、赶猪、搜刮粮食,鸡犬不留,满载抢劫的财物,气势汹汹地离村走了。家家户户都像被大水冲洗了一样,被抢劫一空。

鬼子走后,母亲和湾里人都回村了,都以为我被鬼子打死,见我还活着,大家感到十分惊诧。我把躲藏在大堰堤上闸里的事和我目睹日寇在村里的罪恶暴行全过程向他们讲了。我的私塾叶老师说:人面临死亡,就会千方百计求生存,孙子兵法上所言:兵置死地而后生,国典(我的乳名)是绝处逢生。

此事已经过去70多年了,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陈世高

济南材料扭转试验机直销供应商

济南排水管压力试验机公司直销报价

落实硬度计

济南材料试验机代理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