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塞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旋塞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泓冰高考沦陷能否动一动顶戴[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0 16:31:57 阅读: 来源:旋塞阀厂家

一生中,从耳边滑过的话无数,对我来说,有一句很平常的抱怨,却始终刻骨铭心,且每到高考季节就会在我的心中响如黄钟大吕。

若干年前,一位有点身份因此也颇有能量的朋友在谈及孩子高考后想“运动运动”时,愤愤然说:“没想到这高考还真成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了,找了这么多人,都说最低分数线不到就毫无办法!”我很不厚道地暗自拍手称快:那些优秀的贫寒子弟,总算还有一条“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上升通道可走。

高考取士,几乎可以说是当下中国最好最严密的制度了。它维系的,是中国基本社会秩序的稳定,在渐被固化的社会阶层中,它是年复一年不懈游走搅和的残存的“鲇鱼”。

然而,这回湖北高考强县钟祥考场发生的家长围殴监考老师事件的离奇逻辑,让人弹眼落睛,更有肺腑之痛。

家长义愤填膺的缘由是“不作弊,无公平”。听者匪夷所思,说者振振有词:你异地老师管住了一个考场,别的考场依然作弊成风,公平吗?过去高考舞弊泛滥也没人管,家长们今年大规模砸钱作弊,可多达几万甚至十几万元的投入打了水漂,公平吗?

寒啊!

最寒的,不是钟祥高考舞弊的肆无忌惮,而是打砸家长捍卫作弊公平论时的“凛然正气”,是钟祥当地领导谈及此事时透着的充分体谅,“监考太严,少数考生没有考好,学生及家长发泄不满情绪”……

从已经浮出冰山的细节来看,有能力调动如此丰富的资源来做成全方位舞弊,非少数人所为,官、商、民集体勾连,构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产业,一条上下串通的利益链条,有的要政绩,有的要利益,有的要成绩,各色人等遂一拍即合,居然可以把本来只敢私下运作的高考舞弊,明目张胆地做出了美誉度,甚至做出了正义感。

多达“一两千”之众的家长,为了捍卫高考作弊,而试图围殴异地来的监考老师,这一幕,是国中最丑陋最臭不可闻的创新举动。它所昭示的,是一些地方基础社会秩序和道德人心的彻底崩坍。

对明目张胆的无耻,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当洪水已经在某个薄弱的堤坝冲决而入时,我们还有什么办法能捍卫高考的“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呢?

不好意思,又一次翻故纸堆了,咱能不能学先祖用重典?

翻翻清史稿,咸丰帝时代发生过著名的顺天乡试案,“上召廷臣宣示戊午科场舞弊罪状,依载垣、端华所拟,主考官大学士柏葰坐家人掉换中卷批条,处斩。同考官浦安坐听从李鹤龄贿属,罗鸿绎行贿得中,均处斩。”(《清史稿·文宗本纪》)。瞧瞧,堂堂正一品大学士主考官,就因为家人调换“中卷批条”被活活处斩,而同科中因舞弊被斩者数人。

其实,这不是晚清的发明。在漫长的封建王朝统治的和平年代,官员可能掉脑袋的,有两个触碰不得的“红线”,一是河工不力,因黄河泛滥激发民变可以直接勒住王朝的脖子,“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还有一个,就是科场舞弊,这将阻窒社会阶层有序流动、“天子门生”有变成废物草包的危险,让王朝有陷入慢性自杀的危险。所以,严刑峻法应对科举舞弊,是封建王朝力图自保的制度惯性。

敢挑战高考舞弊底线的人有恃无恐,前赴后继,盖因舞弊成本太过低廉。

那,为了国本稳固,就算不能人头落地,至少摘去顶戴,可乎?

责任编辑:hdwmn_ctt

做近视眼手术费用?

北京小腿吸脂术安全吗

有鼻炎可以隆鼻子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