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塞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旋塞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世民要杀单雄信徐茂公为什么要求情呢

发布时间:2020-12-25 04:46:43 阅读: 来源:旋塞阀厂家

李世民要杀单雄信,徐茂公为什么要求情呢?

跟着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李世民。

武德四年(621年),李世民在虎牢关之战中,大败夏王窦建德。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洛阳军阀王世充被迫率众向大唐投降。在举行了受降仪式后,李世民饶了王世充一命,然而却下达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命令——杀死单雄信。

为了留住单雄信一命,李世绩,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徐茂公赶紧向李世民求情。但是令人感到怪异的是,同为瓦岗军的战友,秦琼、程咬金、牛进达、罗士信等人却一言不发,坐视单雄信身首异处。那么,秦琼、程咬金、罗士信,为何不帮着单雄信说话呢?

在小说《隋唐演义》中,单雄信是绿林领袖,为人侠义,扶危救弱,乃是义气的代表。但在真实的历史中,单雄信可并没有那么高大全。

单雄信是山东曹州人,自幼练习武艺,力大无穷,有万夫不当之勇。据《酉阳杂俎》记载,单雄信曾砍掉一颗枣树制作马槊的枪杆,同时还铸造了70斤的枪头,号为“寒骨白”。从武力上来说,单雄信可能是隋末众将中最强的一个。

由于隋炀帝乱政,天下大乱,翟让在山东起兵。听闻此消息后,单雄信立即带着自己的部曲前来投靠。而一同前来的,还有同郡盗贼徐懋功(演义中作徐茂公)。由于是同乡,且共事最早,单雄信与徐懋功结成了死党的关系。

在战斗中,单雄信勇悍绝伦,名冠诸军,军中号曰“飞将”;而徐懋功以智谋见长,算无遗策。在两人的帮助下,翟让的瓦岗军发展很快。不久后,曾随杨玄感一起反对隋炀帝的李密加盟了瓦岗军,并逐渐取代翟让,成为瓦岗军的新领袖。

李密自称魏公,封翟让为司徒,单雄信为左武候大将军,徐懋功为右武候大将军。在李密的指挥下,瓦岗军大破隋军,击杀敌方名将张须陀。张须陀败死后,他手下的猛将——秦琼、程咬金、罗士信(罗成的原型)、裴行俨(裴元庆的原型)纷纷加盟了瓦岗军。

一时间,瓦岗军猛将如云,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他们首先攻克了兴洛仓,并开仓放粮,赈济饥民,引得贫苦百姓争相投靠瓦岗寨。很快,瓦岗军的数量便突破了百万。

正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速焉”。瓦岗军的发展壮大,却激化了李密和翟让的矛盾。翟让的部将王儒信鼓动翟让担任大冢宰官职,统领百官,夺取李密的大权。但是出于兄弟义气,翟让并没有同意。但当这事传到李密的耳朵里,李密却决定除掉翟让。

因此,李密设了一场鸿门宴,招待了翟让、单雄信和徐懋功。宴会上,只听李密一声令下,埋伏好的刀斧手便杀死了翟让,并砍伤了徐懋功。在死亡的威胁下,单雄信不得不向李密叩头求饶。李密的谋士房彦藻认为,单雄信轻易屈就自己,乃是不可信之人,理应杀掉。但是李密爱惜单雄信的才能,执意不许,仍保留了他的官职。

李密背信弃义杀死翟让,对瓦岗军的凝聚力产生了致命打击。瓦岗寨本来就是凭借兄弟义气,将不同出身、不同籍贯的人才聚集在一起。而李密却背叛了兄弟情义,为瓦岗军最后的分裂埋下了伏笔。同时,也在单雄信心中埋下了背叛的种子。

杀死翟让后,瓦岗军仍是隋末群雄中最强的一个。因此他们才有资本两线作战,南与宇文化及交战,东与洛阳王世充争锋。在战场上,瓦岗军屡次摧破宇文化及和王世充,而不断的胜利也让李密产生了自满情绪。

在邙山之战中,李密率领瓦岗军,与自己曾经的手下败将王世充展开了决战。正所谓骄兵必败,强大的瓦岗军竟然被王世充打得溃不成军。就在李密的中军即将崩溃之时,他紧急向侧翼的单雄信求助。然而单雄信记恨当年李密带给自己的耻辱,竟按兵不动,导致瓦岗军彻底失败。

随着李密的失败,秦琼、程咬金、裴行俨、罗士信等人均被王世充俘虏。而单雄信呢?在未经任何抵抗的情况下,得意洋洋地向王世充投降,还做了他的大将军。打从一开始,出身绿林的单雄信和出身隋朝军官的秦琼等人就不是一路人。而邙山之战,单雄信的按兵不动,也加深了他与秦琼等人的矛盾。

听闻李密败逃唐朝后,驻守黎阳的徐懋功并没有像老友们一样投降王世充,而选择了投靠大唐。因此,徐懋功被赐姓为李,从此以李世绩的名号横行天下。与此同时,秦琼、程咬金、罗士信等人看不起王世充的为人,于是在阵前倒戈,投降了唐朝。在旧瓦岗军将领中,仅剩单雄信还为王世充效力。

从公元620年开始,唐朝和王世充的战争爆发。在战场上,单雄信是唐朝最危险的敌人,他经常单骑冲击唐军阵营。甚至有一次,差点冲到李世民面前。若非李世绩在旁边喊了一嗓子:“休伤吾主”。李世民的项上人头或许已经被单雄信取下了。

到了公元621年,单雄信随王世充向李世民投降。战后,李世民决定将单雄信处死。在评书中,单雄信与李家有杀兄之仇。但在历史上,单雄信与李家其实并没有什么瓜葛,是单纯的对手关系。

发现李世民要杀单雄信后,李世绩赶紧以自己性命为担保,想保住自己好兄弟的性命。但是令人叹息的是,为单雄信求情的旧瓦岗军将领,竟只有李世绩一人。秦琼、程咬金等人均装聋作哑,权当没看见。很显然,单雄信在邙山的背信弃义,已经伤了他们的心。

最终,李世民没有听从李世绩的求情,仍将单雄信处死。在临刑前,也唯有李世绩为单雄信送行。在秦琼等人心中,单雄信或许早就死了。

江西省职业性视力减退医院

江西省视-耳蜗-齿状核变性医院

浙江省食管静脉曲张医院

辽宁省多发性羧化酶缺乏症医院

相关阅读